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枪炮与玫瑰献给移动互联网三

发布时间:2021-01-20 10:23:08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互联网恶之源:枪炮响起。

你也许未必可能不赞同马语。没有关系。未必这些枪炮就是真理,也许这些枪炮过于偏激,可能这些枪炮并不完整。没有关系。我写过,你读过,够了。竟然被记住点滴,那就很美好了。

在上一篇中,简单介绍了关于互联网的一些概念。那些来自西方的技术名词,就异常真实地成为了今天的互联网。有幸做了一个巧合,在我写下这写文字的开始,竟然是网络诞生40周年走到所谓的中年,其实互联网还年轻得很呢。这棵蓬勃生长的小苗,究竟会成为伟岸的青松,还是会成为毁灭一切的野葛?在我摘录的新华社文章中,已经开始有和我很相似的声音,虽然说的浅尝辄止,说的故作轻松,毕竟已经有声音开始发出,毕竟已经有枪炮响起。

我完全不否认互联网带来的好处,比如告诉你我的想法,比如填补那信息的沟壑,比如文化修养和道德传承,比如很多。然而,这些好处的旁边,永远盛开着邪恶的花朵,并且越开越盛,可能会攫取了所有的资源而将善意全部淹没。我可以杞人忧天的,我可以自作多情的,我可以虚张声势的,我可以讲我所想讲的。引用最近刚刚听到的哲语:无需爱情、无需金钱、无需诺言、无需名望、更无需美貌,我只要真理。--梭罗。

枪炮一:虚拟的罪。

从来没有任何时候,互联网让人们如此遥远又如此接近。然而,互联网创造者们,也许永远没有想到这技术本身的缺憾,竟然幻成滔天的洪水,让人的罪恶的本色暴露得歇斯底里,又孽根不息。这原罪,就在于MAC和IP。

互联网的根基,是建立在通过物理的介质将机器连在一起,从而提供分享信息的方法。所以技术的基础就是如何识别信息来源和目的,就必须采用某种编码将机器进行标示,将网络进行分层,然后将信息变成二进制的编码,自由地从A地到B地。这MAC和IP地址,就是用来作这最最基础的工作。它们清楚地在基础原理上实现了机器的识别和网络的识别。于是数据的传输成为可能。然而,MAC和IP并无法识别谁在使用机器,谁又在给谁发布信息,更不知到那些信息的内容是否有悖伦理。

互联网的经典语言,你永远不知道对面是一个人还是一只猴子。你只看到那些发布的结果,所有人都藏起原来的身份,好像披着哈利波特的隐身衣,你困惑了,你入魔了。你发现,竟然可以肆意做着现实社会无法做到的事情,你可以谩骂诽谤造谣欺骗,你可以用日常生活中永远无法出口的言语,你可以用尽全力恶毒着,尽情释放那些低俗的好奇;一般人无法知道你究竟是个美女还是穿着西装的帅哥,高明的话,所有人都可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甚至很多时候,人们已经开始习惯不知道你真正是谁,无所谓,既然在网络就重新变成另一个灵魂。这就是虚拟的罪。这种虚拟的身份,让很多不能自持的人、很多道德沦丧的人、甚至更多是有些小恶的人,开始制造一种癌症,假的上面藏着真的,真的好像全是假的,然后蔓延开来,变得让人充满怀疑。而真善美,被这股洪流摧残着,越来越弱势。这已经成为一种自加强的趋势,如果网络上多得是这些邪恶,必然会逼退真正的善意。

因为互联网无法识别现实社会中的个体,造成了精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不同一,于是就客观造成了罪恶的肆意。

枪炮二:过度自由的恶。

互联网在我国只能算较为良好,还算不上发达。但是我们已经有了3.38亿网民,已经有了四通八达的网络,已经有了较为普及的电脑和手机。可怕的数字。

我们有了不知道多少网站,大量网站的拥有者和从业者承担着实际媒体的功能,却不具备媒体人士必须有的社会责任和基本道德和对无良的过敏体质。可怕的事实。

我们有了WEB2.0。我们终于从被动地接收信息,变成了可以发挥主观能动的内容创造者。发布信息太容易了,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文字、图片、视频、声音,任何可以引起观读效果的人类使用过的形式,都可以极为方便地数码化,从而变成0和1,被我们登载在网络上。可是谁来控制和筛选?可怕的工具。

互联网的根本,就是自由、开放。然而在一个缺乏比如法律比如舆论比如主导影响力的虚拟世界里,人们开始迷失,开始寻求关注与被关注。什么能被关注?看看某个著名新闻门户的社会版块,我竟悲哀地发现,原来那些不忍面世的残酷,竟然以真实的标榜,肆意冲击我们的神经。过度的自由,会生出谁也无法控制的低俗和阴暗。可是谁敢动一个手指?任何监管都会被谩骂成所谓“被和谐”。多么愚蠢的名词。缺乏诚信,正是过度自由的结果。因为已经不必了。

枪炮三:盲从的愚。

在这个过于自由的国度,人们对于任何事物的好奇,都有好事者来满足。也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们,所谓的权威门户们。它们有着关注的群体,它们竟可以有力量,随意阉割真相,随意暴露那些本应沉去的渣滓,随意挑拨人们的欢喜和愤怒。甚至可以将那些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描述一番、引用一番,然后轻飘飘地说,对不起不代表我的观点。不代表你的观点,你也可以不登出来啊,你也可以不醒目啊。bull shit.

既然生活在这个无主之城,既然原来的主流媒体分崩离析,既然草根的力量大得难以抵挡,既然真相和假象子曰纷纭,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的。Partial truth有多么可怕,掺杂着虚假;Cruel truth多么残忍,吞噬着美好。我万万不明白,一个明星两句不着边际没有意义的表达,就可以让粉丝欢呼抢着沙发;我万万不明白,一个白话,就换来那么多的回复。我想,大家兴许都很乏味很无聊,才会有“哥很寂寞”的感觉,也才这般迷茫地跟从着由自己组成的盲流。

枪炮四:政治的忧。

主流文化是不分国界的。我感激互联网让我能够很自由地选择我的世界,尽管我总是看到我不愿看到的东西在旁边,我感激世界是平的。然而互联网仅仅是工具,使用工具的政治力量们,通过各种看似正义宣扬真相的方法,在悄悄改变人们的信仰。尤其互联网起于西方,大量的基础设施乃至技术演进都来自于西方,在东西方交织又较量的时候,多少我们钟爱的公司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操作系统、浏览器、DNS、IP地址等等,一行行高深的代码之间会不会藏着黑洞?Google会不会利用收集到的数据,为政治积累标本和武器?云计算之后,如果战争,你从哪里去获得需要的东西?互联网可以把我们变成吸允导管的婴儿,像黑客帝国一样,然后在利益的殿堂里,被政治所左右。我爱祖国,我很忧。你哈韩哈日,你却可能忘记传统的中华。

枪炮五:利益的瘾。

互联网成立之初,就没有盈利的目的。渐渐成了规模,商业也许是推动技术发展的绝妙方式吧,IT英雄们开始捉摸什么能够通过互联网来赚钱。因为在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就没有向最终用户访问信息收费的设计,在互联网的各种技术中,其实最缺乏就是计费相关的技术;在互联网的各种模式中,其实最晚得到发展的也是前向收费的模式。

既然向用户收费,已经伴随互联网的自由开放渐渐变得困难无比,于是后向收费就成了一种极其必要的手段。这就是广告,所谓“眼球经济”。什么是广告,就是在用户眼球滚动的时候,给你一个商业的消息。很明显,广告的价值在于用户群以及曝光率。那么什么能够抓住用户的眼球呢?我看到大量的案例,尤其是中小网站,都在用低俗满足人们邪恶好奇心的主题、图片和内容,吸引用户的眼球,然后挂一个搜索广告或者自引广告,来换取可能的收益,来用那些点击率换取可能的投资青睐。也许那是网站从业公司生存的必要,因为必要,所以那些清高和道德,都可以让步于碗里嗷嗷待哺的口。可能内心中也又不安,这是我的机会和第一桶金,可是就在资本论中那些滴血肮脏的毛孔,惨然开放。传统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单一,就成了一种瘾,欲罢不能,愈陷愈深。

其次是那无所不在的游戏。我看着我的兄弟沉湎在那里,打怪和练级,获取虚拟的金币,然后打怪和练级,然后躲避开现实的沉重。我无法要求每个人都理想高远,可我知道那些消失的青春,那些无聊和浪费,原本可以用来读书,甚至可以用来锻炼身体。我们究竟是不是需要游戏的一代,需要迷失躲避成瘾的一代,来继续这社会的未来?别告诉我这是用户自己的选择,你供给什么就是你的原罪,你不就是要钱吗?既然你不隐藏自己的贪婪,就给你一颗马语的子弹。

这就是我心中的互联网之罪,是技术本身的缺憾,逼着人们去犯罪吗?还是那些可以成为所谓中心的机构,随便利用武力的结果?移动互联网要是继承这些罪,你会那么欢呼地拥抱那么欢快地号召吗?我不能。

见后文。枪炮与玫瑰:献给移动互联网(四):移动的武装。

够级游戏下载

真我欲封天飞升版

惊天动地2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