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团融资往事接触的第1个VC是红杉周鸿祎说王兴傲慢

发布时间:2019-09-29 18:19:08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管厂家

美团融资往事:接触的第1个VC是红杉 周鸿祎说王兴傲慢

【编者按】美团网CEO王兴近日公开表示,美团正在考虑赴美IPO。IPO之事还未敲定,又传来美团C轮融资3亿美元的消息,领投机构为泛大西洋资本,B轮投资方红杉资本和阿里巴巴跟投。

2013年,美团网曾经当选《中国企业家》评选的年度“未来之星”,现在,这家企业已渐成大器。

近日,中国企业家记者独家专访了王兴,他向记者透露了他的融资经验,以及这位不苟言笑的工科文艺男与投资人之间青眼白眼、几经波折的故事。

工科文艺男王兴

这是最近采访的人物里面,最有趣的一个。曾经有可能最早拿到“中国社交网站”门票的王兴身上,体现出上帝之手的巨大恩赐与绝情。虽然三次都跟成功擦身而过,但这一次,王兴应该没有任何失败的理由了。来自命运的馈赠如此丰富,值得他好好咂摸。

穿过长长的走廊,视线里充斥着一排排杂乱无序的工位,王兴就从最里面最混乱的角落里探出头,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作为美团的创始人,他跟美团的所有高管一样,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跟美团的所有员工一起,挤在小小的工位上。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王兴这十年来经历了互联网的剧变,但他依然跟第一次创业一样,看上去像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工科男。

“王兴在问你们几个的名字怎么写。”在采访之前,公关告诉我,王兴为了表示礼貌,特意向公关询问。这个细节告诉我,王兴正在努力改善他不善交往的弱点。之前有媒体报道,王兴为了挖阿里的前高管来美团,去了杭州6次,可是次次吃饭都是对方付钱——他对人情世故基本没什么概念。

只有说道一个话题他才会滔滔不绝。当我问他,最近看了什么书,或者让他有印象深刻的电影片段,他谈起最近看过的《大国兴衰》,并一口气说了好几分钟:“英法交战的时候,包括其他国家觉得打起仗来,没有哪一个觉得政府的钱是够用的,所有人都得借债,但差别是打完仗之后,你有没有能力把这个债还了。你没法在各个时候绝对不借钱,就像英法各国打的时候,但最后你平时锻炼身体好不好,经济运转好不好,会影响你持续的问题,而且之前搞的好不好,在你借债的时候利率不一样,那么取胜的几率也不一样。”

这大概,也是王兴看资本和商业的角度。只不过这一次,他应该不会再被资本错过了。他在努力追赶自己的弱点,在跟我们告别时,他准确地一一叫出我们所有在场人的名字。

以下是本刊记者采访王兴时的对话节选:

CE:你们当时第一次见到红杉是什么时候,我昨天采访周鸿祎,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好象去红杉的办公室看到了你,觉得你比较傲慢。

王兴:对,说起来很有趣,红杉 应该是我们第一次正式接触VC那很多年前,2005年的12月18号或19号。

CE:红杉也刚成立不久。

王兴:他什么时候成立我不清楚,我是2004年2月成立了第一家公司,我们做SNS,折腾了一年多,到2005年12月12号网站正式发布,一个星期之后,那个时候我们发布之后也没有想着去融资,没有这个概念,早晨十点来钟,因为我们头一天干的很晚,还在睡觉,很晚睡,很晚起,九十点被一个电话吵醒,说红杉的你们去聊一下,我们下午就去了,就临时搞了一份,去的路上还在出租车里丢了,到了要一张纸重新手写,我们在会议室等他们人的时候,中间有一个进来,就突然打开进来,就探着脑袋看一看然后就走了,那是周鸿祎,之前我们和周鸿祎没有过接触,大概认得因为看过媒体报道,可能是他,他探头看了看就走了。

CE:他说他先跟你们聊了,你没理他。

王兴:跟我们聊了确实,我们没理他这个不太可能。

CE:那么傲慢从哪里来呢?

王兴:肯定是周鸿祎先看看,觉得我们没有像遇到明星一样。

CE:也有可能。

王兴:当时肯定是没有聊,这样看一看,我们觉得可能是周鸿祎,因为之前没有见过面。

CE:你那时候知道周鸿祎了。

王兴:知道,因为他之前做3721,后来买了雅虎,雅虎也搞的沸沸扬扬的,我们可能根据媒体上看到的可能是他,但我们也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跟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我们在等红杉的人,当时没有很主动跟他打招呼,所以他觉得我们傲慢,那个是我们跟红杉的第一次接触,2005年12月,那个也是我们跟VC的第一次正式接触。

CE:当时你跟红杉聊了什么,他们跟你们聊了什么?

王兴:当时是一个比较中年的人联系我们,但是他打电话给我们,下午见到的是张帆,他当时好象是两个合伙人之一,具体聊什么内容我忘了,后来从2005年12月到2006年5、6月,我们陆续见过两次,7月也见过一面,或者其他中年一点的,谢娜也见过,都是张帆主导,有其他几个不同级别的下属,那个时候我们知道红杉会看这个领域,他跟我们几个竞争的公司在接触,他们应该是在2006年投了占座,占座那个人也叫张帆。

CE:周鸿祎说是他介绍的,挺有趣的,他推荐了占座。

王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没有直接交流,后来有一次约我们谈的时候,说周鸿祎在,实际不在。一直没有跟周鸿祎正面探讨过这个事情,有一次约我们去,说周鸿祎在,后来实际上不在。

CE:投了占座之后你们当时什么心情?

王兴:我们觉得他们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再说我们没有跟其他VC有接触,确实我们经验不丰富,当时在融资上犯了一些错误。

CE:是什么错误,比例大了还是?

王兴:不是,像那种是没有独立完全融资的,我们是2006年5月份我去了一趟硅谷,跟一个美国的VC聊框架,过了一个多月返回说又不干了,中间就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按照正常的理论上你签了就不能跟别的投资人聊,就耽误了一段时间。

CE:我看到红杉A轮投美团的时候,那个时候也算是你们的一个低谷期吧,因为我看到2010年6月的时候,拉手、糯米他们已经拿到融资,但是我看你们在上面说,有媒体报道心态有一个低谷期,当时你拿到红杉的时候?

王兴:低谷吧倒没有,也没有特别低谷的地方,B轮是竞争比较激烈的,因为红杉3月份就接触我们了,钱到帐那天是9月4号,正好办理的时候,正是因为之前没有融过,你要做VIE架构,设立离岸公司,那是一些程序性的东西。

CE:中间的半年是做这个事情,设立宏观架构,B轮融资比较激烈?

王兴:B轮是2011年6月底、7月初钱到帐的,那个阶段已经打的很激烈了,挖人七七八八的事情,包括拉手开的数量比我们多,那个是比较激烈的,那个时候我们应该按交易额算并不是第一名。

CE:那个时候你拿到融资之后,你们当时做过一些决策,应该往哪些方面扩张吗?

王兴:这个倒没有根据我们拿到的融资策略,但拿到融资至少对团队来讲心里更安定一点。

CE:心里面觉得有底了,有现金流是吧。

王兴:不是现金流,有信心了,有信心了把业务做好才能够持续先进。

CE:你在做饭否也好,做校内的时候,其实两次融资是失败的。

王兴:可以这么说。

CE:你当时有没有总结过为什么当时会失败,后来第三次你拿到红杉的投资,这中间有经历过你个人的一些成长,还是说你对融资的事情比较熟练了,还是说你选择的赛道比较正确?

王兴:这到不是赛道的问题,那两个都是很有潜力的事情,时隔几年我会更成熟一些,投资人对我们的了解也会多一些。

那时候做团购的有大有小,但是行业一直在增长,如果你按照这个行业的规模,除了一些季节性的,总体一直在增长,持续增长还有很长时间。

因为整个行业发展的好,公司都会发展好,因为太多人挤进来了,从百团大战到千团大战,到五六千团大战,这个我们从一开始就想的很明白,它的格局是721格局,就是经过足够长时间竞争,然后优胜劣汰市场整合之后,第一年会有70%的市场份额,第二年大概会有20%的市场份额,但其他所有各家合起来分心的10%,那是存在的,这个并不是一个奇怪的对团购行业是这样,其他行业都这样,在美国谷歌70%,原来雅虎20%,其他的发展现在变成并了20%,但中国这百度70%,现在70%不止,原来是谷歌20%,现在360达到20%的样子,第一名第二名大概还能活着,但是第一名要舒服很多,但是其他各家还是抱班的。

CE:我们看到团购其实也是感觉它是资本涌进来了,是资本驱动的,资本在里面可能会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王兴:资本重要,但是不是决定的,就像拉手的融资钱比我们多,窝窝可能之前比我们多,没有钱肯定是不行的,光有钱肯定也是不够的,所以像团购经过几轮竞争,在每轮竞争如果你没有拿到必要的融资会退场,但拿到这轮融资的人里面,并不是谁拿的钱多谁赢。

CE:我看你们也做了很多地面的WIFI,也是美团O2O战略的一部分,怎么理解美团现在在020的布局?

王兴:有一些尝试,各种各样的,刚才我们说互联网没边界,不光是互联网内部各个企业的边界,原来互联网是一个圈,互联网外一个圈,现在这个边界也被打破了。

CE:怎么理解互联网外的圈打破了?

王兴:凡是还没有被互联网所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所改变,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互联网前十几年改变了平面媒体,新浪门户的模式,优酷现在是改变电视台,其他各行各业包括美团相关的生活的行业,被互联网所改造,腾讯的点击互联网却影响了通信,现在无数的企业家影响金融,教育也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所以没有哪一个行业不被互联网影响。

CE:所以O2O也是被互联网影响生长出来的行业。

王兴:是最典型的线上线下结合的事情。我们从一开始做的就是这个事情,我们从2010年做就是这个事情。

CE:O2O我们都说话题比较热,真正能够看到出成果,能看到结果你觉得会在什么时候?

王兴:已经出结果了,像现在每个月全国的票房13%是通过美团卖掉的。

CE:中国在线售票的比例跟美国相比哪个高?

王兴:比例进一步增大,而且我们可能比美国的比例高。

CE:美国好象比例已经很高了。

王兴:中国会局部上升的,美团一家公司就占了13%,14%。猫眼电影现在是美团非常重要的一块业务,而且我们是持续在上升的。

CE:我想问一下,您最近看过书或者电影,对你印象最深,或者触动最大的一段话或者一个场景?

王兴:最近我看的书有一个很有趣,中文翻译过来叫《大国兴衰》。就是大国的兴起跟衰弱。大概讲一五几几年开始,最早是哈布斯堡王朝,法国牛逼,英国牛逼,到后面德国崛起,美国。它里面讲的,前面英法交战的时候,其他国家觉得打起仗来,没有哪一个政府的钱是够用的,所有人都得借债,但差别是打完仗之后,你有没有能力把这个债还了,还有没有陷入更大的麻烦事,打仗是一个极其消耗钱的事,不管你平时经济多么好,真打起来谁的钱都不够用都得借债。

你没法在各个时候绝对不借钱,就像英法各国打的时候,但最后你平时锻炼身体好不好,经济运转好不好,会影响你持续的问题,而且之前搞的好不好,在你借债的时候利率不一样,因为英国一直信用一直比较好,他跟法国打的时候,他的利率比较低,他的取胜的能力比较强,动员能力比较强。

CE:跟你们的融资过程也有相似之处。

王兴:对,其实一样,好多国家战争的时候借钱,借钱之后怎么还,就要把国家所有的一些土地给人民进行让渡,这个国家很多权利就慢慢被转移了。

CE:你怎么看现在电商的格局,O2O,包括腾讯投了京东,对于你们这样的一些网站来说,你们的机会会不会小一些?未来美团打算什么时候上市?

王兴:去年我们的交易额到第三、第四名,如果把苏宁算上我们交易额一百六十亿达到第四名,如果不算是第三名,所以有几种电商大的模式,一个是淘宝天猫,C2C,包括B2C,只做平台,不设计实际仓储物流的,京东是B2C起家,实际是做整个链条的,O2O的链条是代表着我们比其他家大很多,我们O2O这个交易规模比原来的小,去年阿里一万多亿,京东是一千出头一点,我们是一百六,长期来看的话市场规模都是非常大的,都是万亿的市场,我们时间短一点,跑的近一点,前面的路还很长,面很大。

庭院发展五味子的益处大弦月城

研究表明燃煤发电厂排放的再生石膏可促进农作物生长井冈山

密室大逃脱hold住姐变包租婆谢依霖产后复工搞笑依旧定西